东莞劳动律师
法律咨询热线:15820918630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文集 > 养老保险

北京四季青镇2.5亿元农民养老金被违规借贷

发布时间:2018年5月21日  来源: 东莞劳动律师     http://www.dgldls.com/

    数额高达2.5亿农保基金,被海淀区四季青镇社保管理站违规借贷给北京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。该借贷无资质审查,无抵押,无担保。据了解,四季青镇当初的借款,利息远高于银行存款。这被当时的领导看作是一种“融资”形式。
  目前,大地公司因资金原因,到期借款不能还本付息。四季青镇面临农民养老金发放困境。
  农民养老金被借贷
  62岁的张春祥是海淀区四季青镇东冉村村民。60岁退休后,他跟老伴的生活一直有些窘迫。
  按四季青镇农民退休费发放标准,张春祥每月退休费350元,老伴210元。这些钱,除去水、电、煤气以及物业费外,还要供半身不遂的老伴吃药。老两口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
  “我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吃肉,今年夏天一个西瓜都没买,1块多钱一斤,我吃不起啊。”张春祥一直希望退休费能有所提高,但他听到一个令他惊诧的消息。
  2007年3月12日,四季青镇经济合作总社第一届社员代表大会召开。这次大会上,传出一个消息———四季青镇农民的养老金被借贷给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。截至2006年底,数额高达2.5亿,而大地公司目前无力偿还本息。
  张春祥终于明白,为什么自己的退休费数年难以提高。
  这份由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副总经理王学文所作的《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2006年度财务状况报告(草案)》中写道:北京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向四季青养老保险管理站借贷养老金2.5亿,数额较大,并且大地公司不能按时还本付息,仅2005年应收回利息1965万元,实际给付利息310万元,其余1655万元转为本金;2006年应收回利息1740万元,实际给付利息800万元,尚欠940万元,本金归还期限更难以确定。
  这导致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每年需筹措养老资金1770万元。
  报告称,随着退休人数的增加,退休人员退休费的增长,支大于收的数额将会逐步增长。大地公司若继续拖欠养老基金的借款,四季青农民退休费的发放将难以保障。
  据记者了解,四季青的农民养老保险基金,创立于1996年,在此之前,四季青农民的退休费主要来源于集体提留的公益金。
  当时,海淀区政府在请示税务部门后,在四季青乡(四季青2004年改乡为镇)进行农民养老试点,由集体和个人各缴一半的费用,设立农保基金。在农民退休后,按月发放退休费,解决养老问题。
  这笔逐渐积累的农保基金,是四季青农民退休后的“保命钱”。在四季青逐步城市化后,根据绿化隔离带地区的特殊政策,四季青的农民并没有转成居民,他们享受不到其他社会保障政策,只有这笔在退休前积累的退休费。
  养老金被分批借出
  据记者了解,从1996年到2004年,四季青乡的农保基金在近10年的时间里,被分数笔借贷给北京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。
  其中一笔借款,发生在1997年12月24日。借贷金额为1300万元,出借方为四季青乡社会养老保险管理站,签字人为王学文。
  四季青的农保基金最初存放在四季青养老保险管理站,后存放在四季青合作基金会。1998年全国取消农村基金会后,四季青成立了隆云投资有限公司,对这笔资金进行管理。
  第一个机构的负责人为王学文,后两个机构的负责人均为金永仁。所有借贷行为均由此二人经手。目前,王学文为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副总,金永仁已于去年退休。
  1996年到2000年间,时任四季青乡主管财务的副乡长是白玉海。白玉海称,在他2000年退休前,共借贷出养老金3000万。“当时的借款都是能按时归还的,一般借款期限是1年到3年。”
  借款一直持续到2004年,没有还清的利息被作为本金再次出借。到2006年底为止,所有借款均到了还款期限。按照利滚利的算法,大地公司欠四季青农保基金数额是2.5亿元。
  据了解,与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关系密切的北京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,成立于1985年。该公司在2000年前擅长资本运作,投资证券赚了许多钱,2000年后,该公司专注于生态农业。
  出借背后的高利息
  “当时大地公司资金紧张,但我们认为他们经营得还可以,就把钱借给他们。他们承诺按期归还本金,并付给一定的利息,这个利息比当时银行高。”白玉海称,当时认为这是一种“融资”形式,所以才借贷给大地公司。
  对于此种说法,大地公司董事长于洋显得非常气愤。
  “和他们借钱,完全是为了帮助四季青!”6月14日,在于洋的办公室里,他激动地拍着沙发说。
  “我给他们高额回报,利息是30%!当时银行的存款利率才1.2%!”在于洋看来,自己向四季青借钱,是帮了当时穷乡僻壤的四季青一个大忙。“我当时做证券,赚了很多钱,王德贵说把钱借给我,赚点钱。”
  于洋提到的王德贵,是四季青借款事件的一个关键人物。在过去的10年中,他一直担任四季青的党委书记,兼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的经理。
  “他们把钱借给我,我去炒股,按期给他们利息。四季青不承担一点风险!”于洋说。
  借款无抵押无担保
  据记者调查,这笔数额巨大的借贷,除了一纸合同,对借款人没有任何资质审查,且无抵押,无担保。
  大地公司董事长于洋承认,正是因为和四季青前任书记王德贵是朋友,二人关系好,才向四季青借钱。
  “如果需要抵押,我就不会和四季青借了,我直接找银行比什么不好!”
  事实上,四季青的借贷行为,在我国被明令禁止。
  根据我国有关法律的规定,除国家金融部门外,其他任何单位或个人都没有出借和贷款的权利。
  大地公司与四季青的借贷行为属于非法借贷,而四季青出借的是一笔关系数万老人退休后生活保障的养老金。
  在四季青一份《关于1998年经济工作有关问题的意见》中明确写道:退休养老保险基金保险系数要高,要专项存储,要保证存量不减。
  借贷养老金难追回
  2002年以后,大地公司还款开始出现拖欠。白玉海听说是因为大地公司炒股亏了钱。
  于洋承认这个说法。
  “2002年以后,证券市场普遍下滑,我们的现金流也出现了一些困难,按时偿还有一定困难。”于洋称,从借款到现在,大地公司已偿还了大约1个亿的资金给四季青,剩下的钱目前偿还存在困难。
  “以前王德贵在的时候,一些到期的借款,也不用按时还,慢慢给就行了。”于洋认为,自己帮了四季青那么大的一个忙,新上来的领导催着还款,“不地道”。
  四季青前任书记王德贵2006年退休,新上任的领导班子开始对他在任时的账目进行清查,追讨这笔到期未归还的农保基金。
  双方几次沟通,未达成一致意见。
  于洋说,如果四季青撕破脸,那他只好选择诉讼,“那四季青将会什么都得不到!比现在还惨!”
  四季青违规借贷农保基金,危机终现。
  监管机制的缺失
  据记者了解,针对农保基金这样一份数额不菲的“保命钱”,四季青镇并没有规范的管理办法和专门的监管机构。
  《四季青农工商总公司2006年度财务状况报告(草案)》中承认,四季青对如何保证资金的安全运行没有相应监督管理措施和机制,致使大额资金使用失控。
  与北京市范围内的农民社会保险不同,四季青的农民养老保险并未纳入这个系统,只是四季青镇在全镇范围内搞的低水平小统筹。目前,针对这类农保基金,全市并没有统一的政策规范。
  海淀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办工作人员称,四季青的农民退休保障并未纳入海淀区的农保范围,因此监管责任只能由四季青镇政府自己承担。
  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农保处隗淑荣处长也认为,四季青的农保搞得比较早,在北京市启动农保工作时,其并未参加,因此北京市的监管机构也无法对其资金使用情况进行监管,只能依靠四季青镇自己监管。
  隗淑荣介绍,目前,在北京市范围内,像四季青镇这样仍由镇级统筹的农民社保,在海淀区只有四季青和东升乡。他认为应尽快将这些地区纳入全市的农保体系。
  四季青誓追欠款
  目前,四季青镇计划成立一个由镇人大、纪委、农工商总公司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专项追款小组,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和措施,追讨欠款。
  借款事件也惊动了海淀区政府,3月16日,一个由海淀区常务副区长、主管副区长主持的协调会在海淀区政府601会议室举行,要求四季青镇以及大地公司在4月初提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还款计划。这个时间底线目前早已到了。
  大地公司董事长于洋也在考虑两条出路。“让我现在立刻还清,肯定还不了,他们要客客气气,我就准备2年内还清,要是把我逼到墙角,我就起诉。”
  为暂时缓解退休农民的生活难处,四季青镇以岗位生活补贴的名义,从今年5月1日起,按不同年龄段,向退休老人发放100元到700元不等的生活补贴。不过,退休费水平并未提高。
  四季青在与农民签订的协议书中特别声明,岗位生活补贴是提高及保障退休农民基本生活的一种辅助方式,严格区别于四季青镇农民退休制度规定的退休费月领标准待遇。
  不过,对于当初违规借贷的责任追究和农保基金的规范管理,目前尚未有进展。


首页| 律师介绍| 专长领域| 法律文集| 相册影集| 案件委托| 人才招聘| 法律咨询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网站地图
All Right Reserved 东莞劳动律师
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:15820918630  技术支持: 大律师网